電影│那些幽微的心事.再見《霸王別姬》

電影│那些幽微的心事.再見《霸王別姬》

 很多很多年前,我曾經由國中老師招待,進了戲院看過此片,但,那時候的我,年少輕狂、芳華正盛,完全不識男女情事,以致於無法瞭解此片最終想要闡述的意境;時隔多年,我初入社會,剛剛懂得「愛情」二字為何,在 MTV 裏,重又遇見了蝶衣與小樓的楚霸王和虞姬,那時我的心情紛亂,雖能融入劇情,但卻依舊無法掌握這間中的氛圍,難以理解其中的嗔癡,也沒法靜心琢磨劇中人物的心理轉折,還是看不全哪!

 而今,這麼多年過去了,歷經多段感情的錘鍊,也有一段受挫的婚姻紀錄,這回再見《霸王別姬》我總算能窺見完整的全貌,呵,果然時間、歷練都有了之後,才能真正理解此片的真諦。不是傷心人、不懂傷心處,當你幾乎甚麼都遇過之後,你才真能懂得雲淡風輕。

 來談談本片吧。飾演小豆子(程蝶衣)小時候的小演員,大約是特意挑選過,真的和張國榮長得極為神似,那倔強的小臉、那眉目清秀的神情,在在都像極了張國榮;劇中少年時期的小豆子,清秀纖瘦的像個女孩兒,那時就註定了日後的命運,身子骨壓根就是男生女相的旦角。看他在戲班子裏的嚴酷訓練,苦雖苦,但還是不折損他的清麗,只是,那打小就根深柢固的倔脾氣,還是一樣沒變,就連在練唱『思凡』時,都還是將女嬌娥硬唱成男兒郎,不肯變通說自己是女嬌娥,為此,他不知受了多少罪、捱了多少打。

 後來還是影響他最為深遠的師哥,小石頭(段小樓 張豐毅飾演)硬是拿了把煙管往他嘴裡一塞拼命掏弄,攪得他都見血了,這才逼得他自我欺騙起來。師哥是為他好,不想他再受累,也因此他們兩人之間的情誼從此密不可分,從小豆子欺騙自己是女兒身之後,他再也分不清自己是男不是女了,這或許也是他能迅速成角的因素。

 成角了,自然躲不去那些個狂蜂浪蝶,尤其是一名旦角。其實看到這邊,我真為那些好男色的中國古代老爺們作嘔,十來歲還不解人事的小豆子,竟然就慘遭老得可以做爺爺的張公公給染指了!那之後的小豆子就不再是原本的小豆子,對人也有了猜忌,可悲又可嘆啊!我很難忘記他那幕空洞眼神的面目,那是對自己未來的一種絕望吧。

 許多年後,蝶衣和小樓遇見了袁四爺(葛優飾演),袁四爺說得好,蝶衣活脫脫就是個虞姬,已經進入了旦角的最高境界『男女不分、雌雄同體』,大抵也只有袁四爺才真正懂戲、懂蝶衣,只是一切依舊枉然。蝶衣對戲的執著和從一而終,在戲班子裏訓練時就已經定了型,老師傅給他們講戲的時候,蝶衣便牢牢謹記著師傅的教誨,一定得從一而終。在戲子的世界裏、梨園行規中,多少的訓練和板子下,揉合了期間的血淚,從一而終的定律都是必要的,而這也就是蝶衣的信念。

 菊仙(鞏俐飾演)的出現,是蝶衣和小樓的雙人舞出現腳步錯亂的關鍵,做師哥的大吼:你唱戲瘋魔不打緊,作人可不能瘋魔!大老粗的小樓,始終無法明白蝶衣對自己和自己的女人為何總是莫名的光火,呵,他不懂,那可不是師哥師弟間的平常嫌隙,而是兩個女人搶奪一個男人的憤恨啊!兩個女人相互角力,彼此都看對方不順眼,尤其是蝶衣更擺明了有他就沒有菊仙。誰說戲子無情、婊子無義呢!

 他們三人的愛恨情仇走過了幾個世代、朝代的更迭,在文革時終於起了大爆炸,在批鬥大會中現出了心底深處最醜惡的一面;當菊仙聽到自己最心愛人為求自保竟然急於和自己劃清界線、大聲疾呼從來沒有愛過自己時,她終於認清了事實,之後全身新娘裝的紅衣紅裙紅鞋上吊自盡,哈,這就是她愛了一輩子的男人。即便在這樣混亂的時世裏,菊仙也不願讓小樓當眾說出蝶衣的醜事(他與袁四爺的那段)、更不願將寶劍被紅衛兵拿去焚燒殆盡,她知道那是蝶衣以自己的身子換來贈予小樓的,菊仙懂得那是怎樣的情感,但,小樓不懂。

 在那之後,三人於陰陽世上各自分道揚鑣,十一年後小樓與蝶衣再次相見,這回,蝶衣總算認清眼前的楚霸王並不是他心中想望的那名霸王,而只是一名平凡人,而自己也從『女嬌蛾』回歸『男兒郎』了。那些幽微的心情,不被人瞭解的情事,在歷經紛紛擾擾這多年之後,也該落幕收場,儘管浪擲了一生的時光,儘管耗費了一世的心力,虞姬終須一別─ ─

■相關連結

 文by覺非/往事不要再提

後山鄉居歲月,我是愛寫文的女子,不要看我的人,請你看看我的文,那裡面全是我的心.和我想對你說的話……

StartOver.回。到。原。點 https://blogs.carrieli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