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情狂想

 

請先閱讀

 

 之三.相見歡

 

 一個多禮拜下來葉蝶每天除了跟方瑞和見面之外,也和酒商王敬堯打得火熱,除了這兩個比較重要的客人之外,也有零星的小咖在約會她,每天飯局不斷,她不讓任何人摸清自己的心思,她要讓他們有『人人有機會、個個沒把握』這樣虛實不清的感覺。

 

 這一天琪琪在下午四點多就打給葉蝶約好當晚六點半在『濤園』的飯局,可是並未告知她主客是誰,葉蝶也懶得猜測,反正琪琪時常替她安排飯局,會約在『濤園』的必定是琪琪的大戶,再不濟也是個中上客戶,差不到哪兒去的,於是葉蝶便電話聯絡方瑞和取消他們的晚餐約會。

 

 方瑞和這禮拜已經被葉蝶推掉好幾次的約會了,心中雖有不滿,但也不敢跟葉蝶發作,只有自己吞忍下來,告訴自己要多去葉蝶店裡捧場才是,否則這隻美麗的花蝴蝶很快就飛走了。葉蝶可沒想過方瑞和的心思,也不想知道他心裡打得甚麼主意,反正他既然已是自己的囊中物,就沒有多應酬的必要了,她只須吊著他的胃口即可。

 

 葉蝶這天的心情懶懶地,不知道為甚麼有點疲於梳妝打扮,大概是這一陣子把自己身心都操得太過勞累,每天周旋在那堆只想佔自己便宜的男人間,日夜用盡心思耍心機之外,還得應付同事老闆的深沈,言語字字斟酌句句小心,深怕危及自己在店裡受寵的地位。

 

 她真的覺得好累好累,每天的飯局她都食之無味,光是應付他們就已經讓自己身心俱疲,導致她這段時間以來體重直落,消瘦許多,同事們還以為她有甚麼好的減肥撇步呢,真讓她哭笑不得!

 

 算了,她不允許自己再胡思亂想,眼前最重要得是確保今天的獵物能夠完全掌握在自己手中,因為她聽琪琪說今晚不只自己參與這場飯局,琪琪大概動員了半間店的小姐,看來這名客人可是大戶中的大戶,算是大腕級的人物了,自己可得下更大功夫讓他相中自己。

 

 葉蝶換上一襲新購置的黑色緞面小禮服,相當簡潔素雅,戴上一串水晶長項鍊,梳攏自己的一把長捲髮,今天的妝上得淡,她淺淺地補上一層珠光唇蜜,讓自己看起來更我見猶憐,臨出門前她在門口的全身鏡中瞥了自己一眼,嘴邊泛起淡淡地微笑,像是十分滿意自己今天的裝扮。

 

分隔線

 

 蕭遠和琪琪的老公鄭董.鄭清揚熟識,每回有客戶要應酬時,一定會帶客戶上『雲霓』飲酒作樂好好捧場一番,他喝得最兇的時候,一個禮拜至少會去四天,每次去大多是跟客戶談生意應酬,從不會佔店裡小姐的便宜,如果他被客戶灌酒時有小姐幫忙擋酒,他還會付出高額的小費,買單結賬時又乾脆不囉唆,所以他在店裡的風評極佳。

 

 這天晚餐鄭董和琪琪說要請他吃飯,看在鄭董和琪琪平常相當照顧他的面子上,他不好推卻,雖然心中知道這一陣子因為自己離婚,心情低潮的關係,鄭董其實是想幫他介紹店裡小姐作為自己的紅粉知己,這一點自己心中了然。

 

 自己在『雲霓』店裡也不是沒捧過小姐,當初自己因為同情那位小姐的遭遇,本著助人為快樂之本的心態,一直為她捧場做面子。但後來,自己卻越來越覺得有被當成冤大頭利用的感覺,因為這個緣故,最近比較少去『雲霓』了,或許鄭董和琪琪也很頭痛失去自己這個大客戶吧!

 

 但是,那種場所的女子又能當作談心的對象嗎?自己可不是初出社會的毛頭小子,因為職業的關係,這種歡場地方早已跑到不想再跑,也不是不明白若要跟這種場所的女人『做朋友』,可是得花大筆銀子的。所以對今晚的邀約,蕭遠也只是抱著打發時間的心態,就算是做個順水人情給鄭董吧!

 

 車子駛到『濤園』,蕭遠跨出車門,遠遠就見到鄭董和琪琪兩人站在門口,身邊還站了十來個店裡小姐,看上去都是熟稔的,呵,自己常去,都跑到全店小姐熟透透了!當然,那位把自己當作冤大頭的小姐不在其中,之前曾跟鄭董和琪琪稍微提過這件事,鄭董夫婦當然不會那麼不識相。

 

 蕭遠漫步至『濤園』門口,一看鄭董夫婦這麼大陣仗的站在門口迎接自己,不禁笑說:「這是甚麼情形啊,動員大隊人馬列隊歡迎我啊?有沒有這麼誇張!」

 

 琪琪率先出聲:「沒辦法,太久沒看到你了嘛!蕭仔,你真的很不夠意思喔,最近有忙到這種程度嗎?都不去看看我們!大家太想你了嘛!」

 

 鄭董也微笑地說:「蕭仔,最近工作這麼忙啊?」

 

 『雲霓』店裡一群小姐更是爭先恐後的跟蕭遠打招呼:「蕭總,好久不見!」

 

 一行人簇擁著蕭遠進入『濤園』餐廳二樓,鄭董夫婦早就安排好位置,並且吩咐店家可以上菜了。等大家都坐定之後,鄭董環顧餐桌上店裡的小姐們,獨獨就是沒看到最近店裡火紅的小姐『蝴蝶』,覺得很奇怪,便湊近老婆琪琪的耳邊低聲詢問:「蝴蝶呢?不是約好要來的嗎?怎麼還沒到?」

 

 琪琪一雙如雷達般的電眼,緊密觀察蕭遠和店裡小姐們的互動情形,覺得沒有任何大礙之後,才以只有兩人聽得見的聲音對老公說:「放心,蝴蝶等下就到了,我剛剛才跟她通過電話,路上塞車。這樣也好,她最後才到,不就可以讓蕭仔特別注意她嗎!」

 

 「嗯……」鄭清揚對於酒店小姐這種耍手段的方式不是不清楚,畢竟自己老婆就是其中的翹楚,但是他和蕭遠之間的交情並不建立於此,所以不很希望老婆或是店裡小姐對蕭遠用心機玩手段,於是只沉吟一聲就未多言。

 

 其實這次的晚餐是自己和老婆主動提起的,蕭遠前不久才離婚、心情欠佳,再加上店裡小姐『小喬』之前不斷利用蕭遠進店裡捧場,以至於蕭遠近來都不太願意去店裡消費。以自己和蕭遠的認識,他知道蕭遠最痛恨被人利用,雖說店裡的生意都是老婆在維護的,自己根本無須插手,但是蕭遠若是日後都不再上店裡,自己肯定會被老婆煩死,還不如趕緊解決這個問題比較好。

 

 店裡這名新小姐『蝴蝶』給自己的印象還算不錯,看起來乖巧又不算勢利,身上沒有所謂的那種『錢味』,最主要人長得漂亮身材不錯,氣質談吐又不俗,所以他才會想把『蝴蝶』介紹給蕭遠,希望引起蕭遠的注意。

 

 「蕭仔,等下還有一位美女會到,是我們店裡的新小姐『蝴蝶』,你有見過幾次面,不過都很匆促啦,而且包廂裏的燈光那麼暗,你們又坐得遠,所以不知道你有沒有印象。」琪琪不愧是生意人,一句話就切出重點,馬上提起『蝴蝶』,其實自從『小喬』得罪蕭遠之後,她就有把『蝴蝶』介紹給蕭遠的打算,只是一直找不到機會。

 

 「蝴蝶啊……有聽過她的名字,不過跟人兜不上,可能要見了面才會想起來。我們今天不是約六點半嗎?她遲到囉!」蕭遠聽琪琪這麼說,在腦海裏反覆搜尋『蝴蝶』這個人的印象,雖然聽過也知道有這號人物,但就是不記得她的臉容,最後只好轉移注意力的開起小玩笑。

 

 琪琪聽蕭遠這麼說,正準備要替『蝴蝶』辯解時,就見到蝴蝶翩翩上樓了。

 

 只見蝴蝶不急不徐地慢慢走向他們的桌次,輕輕拉開座椅,對在場人士欠了欠身,緩緩開口:「抱歉,我遲到了,路上塞車,不好意思讓大家久等了。」

 

 分別各據餐桌南北兩頭的蕭遠和葉蝶兩人,遙遙對望,互相客氣地點了點頭算是招呼,葉蝶就旋身以最為優雅的姿態坐定位上。鄭清揚和琪琪十分注意蕭遠的神情,發覺他早已緊緊盯視過蝴蝶一眼,並未露出不喜的神色,嘴角有一抹淺淺不著邊際的微笑,夫婦兩人這才鬆了口氣。

 

 殊不知蕭遠和葉蝶兩人都在心中說了句『原來是他(她)!』。

 

 蕭遠想的是:原來她就是蝴蝶,的確見過幾次,之前不曾仔細注意,不過沒甚麼交集;葉蝶則是想:原來是蕭總,他們的包廂每次都是滿滿的人,拼酒又兇,但慶幸的是他們從來不會強逼小姐喝酒。

 

 只是他不是小喬的客人嗎?琪姐和鄭大哥怎會叫我來,不過最奇怪的是小喬竟然沒來,算了,反正今天也這麼多店裡小姐,每個人都和蕭總很熟,我就當是來湊數的吧!

 

 

 文by覺非/【未完待續】

 

 覺非歇後語:蕭遠和葉蝶終於正式相逢了,他們之間又會擦出什麼火花呢?敬請持續鎖定未來動向~

<========簽名檔分隔線開始=========>

 後山鄉居歲月,我是愛寫文的女子,不要看我的人,請你看看我的文,那裡面全是我的心.和我想對你說的話……

 回。到。原。點 https://blogs.carrielis.com

<========簽名檔分隔線結束=========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