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定水雲軒

 

請先閱讀

 

 第十章.之一

 

 水雲軒。

 就在石雲磊和沈幻羽倆人歡歡喜喜走進大廳,沉浸在彼此的濃情蜜意中時,只見大廳裏有三人等著他們。

 石雲濤和季思言二人笑咪咪地端坐沙發上,兩對眼睛直瞅著他倆,臉上的笑容甜得像沾了蜜似的,而雷豹更是一副捉弄人成功的得意模樣,斜倚著樓梯死盯著他們不放,雙眸閃著神采飛揚的神情,直衝著石雲磊來。

 

 這下,石雲磊可就完全明白這一切是怎麼回事了。他對著大哥戲謔的表情直呼:

 「大哥!敢情今天發生的一切,你們在座的三人,包括我身旁的幻羽,都套好招了?我就說嘛!幻羽什麼時候變得如此成熟、這麼有女人味了?!原來……這一切都得感謝未來大嫂的調教有方啊!只是,我不明白一點,雷豹這小子怎麼也會幫著你們演戲?雷豹,你不是應該來逼婚的嗎?為什麼也在這場戲中湊了一腳?」

 雷豹聽見自己被點到名,便忙不迭地開口解釋:「什麼話!我雷豹為什麼要對幻羽逼婚?她可是我小姨子!是你自己不先打聽我這個情敵的底,沒做好知己知彼的防禦措施,如今才會滿盤皆輸,把你自己輸給了我小姨子,成了愛情俘虜。不過,我想你這名戰俘大概當得十分高興吧?!」

 雷豹此話一出,惹得眾人哄堂大笑,尤其二名當事者笑得更是開懷。

 

 

 花蓮機場。

 一對男女正踏入禁區,含淚揮別禁區外的老夫婦,快步進入一架飛往台北的班機。

 上機後,那名容顏清麗、氣質出眾的女子,轉向身旁英挺偉岸的男子詢問。沒錯,他們就是衛紅影和石雲浩,這對歷經風風雨雨,如今總算破鏡重圓的苦命鴛鴦。

 「浩,我有點害怕!不知你大哥他們會如何看待我?畢竟,我曾有著不光彩的過去。」衛紅影內心忐忑的表達自己的隱憂。

 石雲浩愛憐地摟著歷經千辛萬苦才重回自己懷抱的心愛女子,用疼惜不捨的語氣安撫她內心的不安:「傻女孩!妳怕什麼?同妳交往的是我,將來娶妳為妻的也是我,與他們何干?再者,當初亦是大哥和小磊給我信心,不斷地鼓勵我去花蓮尋回真愛,如今他們又怎會對妳心存偏見、用有色眼光來看妳呢?!別擔心,一切有我!」

 「唔。」得到答覆的衛紅影,終於放下心中大石,安心依偎在石雲浩胸前,閉目養神準備歷時一小時的飛行。

 

 她是被突然下降而引起的壓迫感給驚醒的。

 推開窗板,順著几淨的玻璃窗,衛紅影看著機身緩緩降落,心中暗忖:又見面了,美麗而蠱惑人心的台北城!好久不見了,有半個夏季的時間吧?!我又回來囉!只是,這次我不再孤寂,身旁已有人陪伴。

 趁著空姐尚未廣播,衛紅影欺身仔細觀察石雲浩酣睡的表情,是如此安詳,彷彿正夢到美麗的事物呢!嘴角還噙著微笑,像個小 baby 般可愛,不知他小時候的模樣是否如同現在這麼討喜?

 突地,石雲浩睜開炯炯有神的雙眼盯著她,這舉動驚得衛紅影直後退,石雲浩見她心虛更覺好笑,便開口調侃:「喔!妳偷看我睡覺!是不是有捉弄我的念頭呀?從實招來就饒了妳!」

 「誰說我偷看你了!我是光明正大的盯著你!你才賊頭賊腦的哩!搞不好是裝睡的,想抓我把柄呀?門兒都沒有!你才要老實招出你是什麼時候醒的呢!否則,我就哈你癢!」衛紅影原本有點心虛,對於被逮到一事。可現在瞧見這位老兄這麼大言不慚的惡霸起來,就玩心起了,來個惡人先告狀,外加『極刑』處置!

 「哈!妳喲!小磊老說幻羽古靈精怪,我看他大概尚未見識到真正的開山鼻祖吧!好啦!算我輸了!懇請女俠開恩,饒小的一命!Ok,我不鬧了。其實,我只是假寐一會兒,在想我公司的事,我看這趟回來,小高怕不剝了我一層皮!不過,只要是為了妳,任何酷刑加諸在我身上都無妨,最重要的是我把妳找回來了,不是嗎?!」

 石雲浩這下才真正明瞭為什麼孔老夫子會說: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!原因就是女人永遠都不會放棄她們那嘴利牙,更視擁有一副伶牙俐齒的好口才為傲。不過,話又說回來了,自古英雄總難過美人關,不僅是因為美人兒溫柔可人,恐怕更是因為她們有著不凡的才氣,才會個個皆拜倒在她們的石榴裙下吧!

 「貧嘴!這回饒了你,下回我可就不保證了喔!走吧!台北到了。」衛紅影見他饒有誠意,便『放他一馬』,趕著下飛機了。

 「是,老婆大人!」石雲浩瞧女友白了自個兒一眼,心中不禁大嘆:男人,難人!

 

 

 文by覺非/【未完待續】

 覺非歇後語:一切都那麼完美,但我們依舊忍不住杞人憂天,這大概就是人性吧!尤其是曾經經歷過苦痛的人,總是不相信自己身上會有好運降臨。或許我們都該多點信心!


 飛翔於文字國裏的蝴蝶,我是愛寫文的女子,不要看我的人,請你看看我的文,那裡面全是我的心.和我想對你說的話……

 StartOver.回。到。原。點 https://blogs.carrieli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