X月X日 暖陽初照

 一反數日來的陰濕、寒冷,今日,台北的天空,清朗怡人。

 倚在窗前,俯瞰淡水河畔,望著街道車陣的嘈雜,心中異常地平靜.安詳。憑高遠眺,喫茶,內心有股說不出的恬靜。

 窗外有藍天。

 淡淡地金光,伴著徐徐地涼風,其實,台北,亦有可愛之處!這麼想想,心中的煩悶,便豁然開朗了。

------------

 杜幽蘭闔上札記,起身推開窗,讓大大小小的光點射進小屋內,擁抱自己,也擁抱整個春日之陽。她開心地不禁跳起舞來。
 她想著:每個人總看見自己迷糊的個性、犀利的言詞,以及堅強、愛笑的外表,卻甚少能瞭解自己纖細、多感的心。自己總也只將其留給篇篇詩文及大自然的一切,唉,不知哪天才會有人能懂!?

 杜嫣若輕輕推開小妹的房門,看到杜幽蘭兀自沉思的模樣。其實,她真的一點都不懂她這小妹的腦子裡究竟在想些什麼,平常也總習慣了她那大剌剌的舉動,但,在不經意間,卻又總流露出善感多愁的心,『矛盾綜合體』該是最符合形容她這小妹吧!

 「姐,妳又在想什麼陷害人的詭計啦?說!從實招來!」杜幽蘭其實在她老姐一進門時便察覺了,於是迅速收起她那纖細的一面,以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姿態,一下子蹦到杜嫣若的跟前來。

 「什麼?不是妳在算計我嗎?怎麼又扯到我頭上啦!?妳少給我裝無辜了!今晚的party妳穿什麼去參加?可別告訴我,又是妳那101套杜幽蘭式服裝──襯衫加牛仔褲!不,這次我可絕不妥協!走了,走吧!反正妳老姐我也挺久沒上街了,走,去shopping囉!」杜嫣若瞧見自個兒老妹那戴上面具的武裝臉孔,不禁感到有些氣忿,氣自己沒多花一些時間在幽蘭身上。
 但見她迅速武裝後的表情,她又無法戳破,只好陪著幽蘭演了一場皮笑肉不笑的戲,目的便是拖她老妹上街,因為她要好好妝扮幽蘭一番,不願她再有顧影自憐的心態了,更希望在不遠的將來,那個有心人能快些出現在幽蘭的生命中。

 就這樣,不消片刻,杜幽蘭便被杜嫣若那沒得商量的氣勢,給半拖半拉的拽出門了。

 文by覺非/未完待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