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姐呀,妳到底要拉我去哪兒逛嘛?都出來大半天了,也沒見妳帶我進什麼百貨公司或是精品店,妳瞧,這不是折騰人嗎!今天太陽大得都快把我給曬融了!」一路上杜幽蘭便抱怨這兒、嫌棄那兒的,畢竟,今天的天氣真是有點好過頭了,一早的暖陽早已成了炙人的驕陽,這也怪不得杜幽蘭一直嘰嘰喳喳個不停了。

 「哎呦,妳這張嘴能不能歇會兒呀!我給妳這麼一攪和頭都昏了,還沒到嘛!難不成妳老姐我還會帶妳去賣呀!我可是要帶妳去我同學她媽媽開的那間精品店,昨天我才去看過,剛好瞧見一襲小禮服,挺襯妳的,待會兒妳負責穿就得了,那麼多話,也不怕口渴!」杜嫣若一邊揮汗一邊沒好氣的開口解釋,她也不曉得今天會那麼熱,火氣也上來了。

 「OK,算我沒開口。可,姐,今晚那個什麼霏的生日party有那麼重要嗎?怎麼妳好像如臨大敵似的!也不過就一個慶生會嘛,幹什麼搞得好像選妃一樣,派頭這麼大,有那麼隆重嗎?」杜幽蘭已經走得快沒氣了,也就懶得和她老姐抬槓鬥嘴,便轉個話題。
 其實她最想知道的是,她老姐究竟搞什麼鬼,畢竟她又不會跳舞,去了也是白搭,難不成去那兒吃個東西也得穿得好像古代覲見皇帝那般隆重?怪異!

 「欸,這妳就不懂了,人家鄭雨霏家裏可有錢了,派頭大著呢!隨便開個慶生會,就好像舉行大型酒會一樣,上流社會嘛,當然不能穿的太隨便囉!免得人家說我們一點見識都沒有,那可就丟臉了!雖然,我們倆姊妹只是去混個吃喝,可也不行太失禮啊,瞭嗎?」其實,杜嫣若才不在乎別人怎麼看,她只是想把老妹給『推銷』出去,因為今晚一定有很多政商界的人才,嘿嘿!
 總之,先將老妹給矇過去再說,她這個老妹可精了,不裝得像一點,要給她識破了,她這做人老姐的以後可沒好日子過啦!至於後續發展會如何,杜嫣若可一點都不關心。

 「是嗎?」杜幽蘭老覺得怪怪的,頗為懷疑的瞟了她老姐一眼。

 「唉呀,妳這人怎麼這麼囉唆!要信不信隨妳,枉費我一番好心,妳這死沒良心的小兔崽子!」杜嫣若狡猾得像隻狐狸,死硬著頭皮說大話,氣都不喘一下。

 「好吧,姑且相信,不過,老姐,要是讓我發現妳有什麼詭計的話,嘿嘿……」杜幽蘭神色暫緩,算是相信了她姐的話,但是卻也皮笑肉不笑地威脅了一番,搞得杜嫣若冷汗差點飆出來,好在沒破功。

 這會兒,杜嫣若看到前頭的精品店店門在望,便誇張的伸手一指:
 「啊,到了,我們進去吧!」

 文by覺非/未完待續